东鳞西爪

说起来很容易,写起却来太难

几天前写的那篇游戏相关的短小说的一部分,也是我为了之后准备写一些东西做的练笔;然而,发到两个相关的游戏论坛,观众们却反应平平甚至少有回应——开始我觉得似乎是有点明珠暗投,但是后来想想,还是我自己写的不够好,又回头去看了一遍,发现其实问题还是挺多的,只是自己看自己的东西很容易就沉浸在语句修饰和情节构思上而忽略了其他的内容。

写作这事情真是说起来很容易,写起来却太难,我自忖是个比较敏锐还不错的评论者,但是却忽略了自己这么多的疏误。手生是一方面,两三年来几乎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不擅长此类写作又是一方面,好像除了针对性的评述,我还真不太擅长写其他的东西。还得努力练练啊,现在这水准之差,远不能写出我想写...

卡尔蒂姆城的简单任务(一)

突然脑洞大发......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东东,我是起名困难症患者,随便就起了个名不算贴切如有更好的名字请建议。这篇故事随手而写,后继也许会继续也可能就此断更,全看心情。自己看了看,很久没写什么了,写东西真是眼高手低啊!

2016.4.27 做了一些简单的顺序上的修改,将原来第一部分删除并将其内容打散,部分加入到后面的部分。

1、

酒店大厅里,几个穿得很少的女侍正踩着轻盈的步伐招待着各路英雄,如同穿花的蝴蝶一样熟练地躲闪着不知道哪里就会冒出来的揩油手。

其实,只要别太过分没谁会太在乎,不长眼的傻瓜才敢在这里闹事——前两天有个喝多的光头撸起袖子瓮声瓮气地大喊:“胸那么大,不让摸还有理了?!...

那天,我被劝退了......回忆、怀念、展望和预言,不战

2016.3.21 凌晨在 Diablo3 Funsite "凯恩之角"公开讨论版发的帖子,由于种种原因在数小时后被挂上首页又旋即被删除,本来不想把这篇内容发在其他地方因为这篇内容写得很随意,但想了想还是发在这里吧,同样是网易的地头,这里应该没人会删除它吧?

------------------------------------------------

那天晚上,上线发现好友列表一片冷清,去PTR和AFK的大抵各居两三成而剩下的都在奄奄一息挂机。我好不容易在某个歪歪频道找了份辅助蛮子的工作,一进房间我就惊呆了,最低都是2500级以上的大神!

一个大神:才1500,行不行...

谈谈目前暗黑3的不足之处

从5.15开始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我在暗黑3的世界中已经呆了很久,也终于圆了一个等待十年多的梦。坦白而言,暗黑3并没有能达到我想象中的预期,也许是我的期盼太高了一点,可即使只是从目前的状况看来,它在设计上确实有不足之处......这篇文章主要就谈这些存在的问题,其中大部分应该是会在接下来的版本中得到修改和修正的,所以,我大概还会在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游戏世界里继续游荡。

我没心思黑暴雪但也不是狂热的追随,事实上暴雪的游戏我几乎都很熟悉,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请抛开非黑即白的成见和怨念。以下是正文内容:


充满虐杀的炼狱模式

尽管官方的的统计数据之中只有非常少的玩家(1.8%)进入了炼狱模式,但我相信这个数据...

关于Play Nice, 写在规则之外

  2005年3月, 在大陆魔兽世界开放在即的时候写下的帖子, 这里也留一个作为纪念, 为我曾经的魔兽生涯. 写的时候魔兽世界还没有来到, 而现在于我它已经是过去式了. 即使不是作为一个善于思考者, 也总是在不同的时段有着各种各样的思虑; 有些东西, 随着思考的深入产生了变化, 而另外一些却不曾改变, 比如这个, 我对Play Nice的想法.

  Play Nice在很多游戏中被人一再提起,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它的原意并不仅仅是一种精神,更多是一种在国外游戏服务器上的氛围,主旨大致是与人为善。很难讲什么是对应大陆魔兽世界的Play nice,但光是照搬欧美的那套是不够的,环境不同...

暗黑的起源

文/叉包饭斯DKCK

1996年的冬天对于美式RPG玩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寒冬,此时的美式RPG正在经历痛苦的转型,SSI的“金盒子”系列以及欧美三大传统RPG《巫术》、《创世纪》和《魔法门》系列先后步入了新世纪黎明前最后的审判之夜。

这一年发行的欧美RPG乏善可陈,移植到最新Windows平台上的《巫术VII:黄金版》恶评如潮,那时的Sirtech恐怕还没有想到《巫术VIII》作为该系列的惨淡终结要等到许多年以后。SSI在“金盒子”余晖中最后的挣扎,竟然是以一款网游——《浩劫残阳在线:红砂》(AD&D Dark Sun Online:Crimson Sands)草草划上了句号。旧时代贵族中唯

沉迷的艺术

文/Jump

超人死去活来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的第四个年头。名字有些傻乎乎的Chaos工作室被大款Davidson & Associates买下后换了块招牌,写上了“Blizzard”几个蓝色大字,这是他们四年之内的第二次改名,这块招牌价值之低廉可见一斑。那时还没发福的大胡子型男迈克·莫哈米多半想不到14个年头后,这八个透着寒气的字母会被全世界玩家所追捧,这家只有几十人的小公司会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游戏开发商。

那时真是小工作室的黄金年代,在伟大的模仿作品《战争制品》(Warcraft,这名字模仿“战锤”模仿得很没创意……)问世之前,三流小工作室暴雪竟然靠两款平均水平以上的中庸作品...

《暗黑破坏神III》八年秘史

作者:赵挺
(《家用电脑与游戏》2008年8期)

6月28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暴雪全球邀请赛(Worldwide Invitational,WWI)上,所有围绕《暗黑破坏神III》(Diablo III)的传闻终于烟消云散,那个遍体通红、赤面獠牙的恶魔再次睁开了它狰狞的双眼,在暴雪惯用的倒计时把戏中宣告了它的重生。同一天,《暗黑破坏神III》官方网站开通,壁纸、原画、截图、长达20分钟的游戏视频、设计师的深入介绍,迅速传遍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时隔八年后,暗黑的风暴再一次拉开了序幕。
而鲜为人知的是,《暗黑破坏神III》的开发其实早在2000年二代发售后不久即已启动。为什么直到八年后,暴雪才向世人揭开...

芦苇的逍遥游:
那些鸡零狗碎的过往